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生活/文艺
 

把生命献给舞台 把经典留给观众


时间:2022-06-27  来源:  作者:  点击次数:


把生命献给舞台 把经典留给观众(逐梦致敬功勋党员17)

舞台深处升起一层薄雾。薄雾缓缓飘散,将景物笼罩在朦胧中,仿佛是一幅虚实相生的写意画卷,将观众带入遥远的时空。远处,一艘船突然出现,一个美丽的女孩走了过来.诗意的舞台意境与厚重的历史情感完美融合,观众无不沉醉其中。

落幕时,剧场里已经响起了掌声。后台走廊上,一个坐了一夜的银发老人终于笑了。虽然他形容略显单薄,但他精神饱满。然后,他缓缓起身,整理了一下衣服,整了整胸前的党徽,拄着拐杖一步一步走向舞台。他就是这部剧的导演,蓝天野。那时候他已经94岁了,但是他从来没有错过一次超过两个月的排练。八场演出,甚至更多。

演员们兴奋地和他打招呼,一个接一个地和他击掌,并邀请他到舞台中央。台下立刻爆发出热烈的掌声,这是人们对这位老艺术家的崇高敬意。蓝天野的眼睛不禁有些湿润,火热的气氛让他有些恍惚。70多年前,是党培养和引领他走上了戏剧之路。从少年到老人,从演员到导演,他总是怀着敬畏之心站在舞台上,直到有一天他生病了,不得不住院.

一个

回首人生,1945年对蓝天野来说是极其重要的一年。这一年,抗日战争胜利了;今年,他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。

蓝天野永远不会忘记他入党的1945年9月23日。由于当时的情况,入党没有正式的仪式,但蓝天野对自己说:“如果你是党员,就要把一切交给党,一辈子听党的话。”从此,他一生都在践行入党时的庄严誓言。

蓝天野的派对赞助商是他的三姐石梅。1945年初,在解放区文工团晋察冀剧社工作的石梅被派往北平开展地下工作,他的家庭随即成为共产党的地下联系点。蓝天野从三姐那里了解到解放区的生活和工作,对解放区的活力充满向往。他如饥似渴地阅读了大量进步书籍和文章,这些新思想深深震撼了他的心灵。

18岁的蓝天野坚定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。一开始主要是帮三姐做宣传工作。“上级党组织把一台短波收音机交给了三姐。每天晚上固定时间,我们会听解放区的广播,录下来,然后我会刻在蜡板上油印,然后她会拿出来分发。后来因为人手不足,我就当了交警。”蓝天野回忆道。

当年,蓝天野经常背着一个小布袋,骑着一辆破自行车,出了西直门,过了颐和园后面的青龙桥,直奔西山脚下的联络点。没有人知道,这个年轻人的包里装着解放区需要的各种生活用品、文件和书籍。路上遇到巡逻的警察,被拦下问话,兰天野不慌不忙,只是说是学校附近玩的。就这样,他在狭窄的城市里来回穿梭,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做好一名交警的工作。

“你当时害怕吗?”后来,经常有人问蓝天野这个问题。“那时候,我从来没有想过危险。我唯一想到的是如何尽量不让人们发现它。我那时候太小,思想和工作经验都很幼稚,别的什么都不会。做好这件事,就是为党尽一份力。”蓝天野的回答简单而真诚。这些惊心动魄的经历证明了他对党的无限忠诚。

在成为交通官之前,蓝天野是北平艺术学院油画系的学生。在同学的邀请下,他加入了沙龙剧团,出演了一些戏剧。

入党后,根据党组织的安排,兰天野一边参加文艺演出,一边在剧团从事革命工作。1946年初,为进一步加强戏剧战线的领导,党组织决定筹备成立北平戏剧团联合会(以下简称“北平戏剧团”),演出李健吾作品《青春》,以扩大其在

虽然只是一个小角色,但北平话剧团党支部书记、本剧导演石兰对蓝天野提出了严格的要求,要把这个角色演绎成一个真实、生动、活泼的老农。这让在学生剧团有一些表演经验的蓝天野很为难:一个在城市长大的19岁青年,怎么能演好一个老农的角色?

兰天野想了一夜。他意识到,如果人物要真实生动,就必须熟悉他们。第二天一早,他跑到城外的乡下,开始和农民交朋友。这个朴实的年轻人很快赢得了村民们的好感。“我去过很多次,对它们很熟悉。走之前,他们会在地里割一把新鲜的韭菜,带给我。观察他们的言行,对塑造我想扮演的角色特别有用。”通过对生活的深刻体验,蓝天野在表演中塑造了一个不折不扣的老守望者形象。

随着北平形势的变化,北平话剧团等进步组织引起了国民党反动当局的注意。为了保存实力,集团骨干成员暂时分散隐蔽。蓝天野被送到了第二戏剧队,告别了北平艺专,一个他一直无法割舍的地方。根据党组织的指示,他把工作重点放在戏剧战线,从此走上了专业戏剧表演的道路。在二号剧队,蓝天野开始努力学习表演理论,并与表演实践相结合,成功演出《大雷雨》等剧。

1948年,蓝天野随第二戏剧队撤回解放区。到达解放区当晚,都市工业部接待站的同志说:“为了不牵连、不影响国统区的亲友,到了解放区就得改名,现在就改。”没有任何考虑,本名王润森的蓝天野脱口而出三个字:“蓝天野。”蓝天,纯净的心。从此,这个为革命工作临时采用的笔名伴随了蓝天野一生,在中国戏剧的历史长河中熠熠生辉。

曾03010,董思《北京人》,《蔡文姬》,冯乐善《王昭君》.在几十年的舞台生涯中,蓝天野潜心研究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戏剧体系。

坚持话剧民族化的探索和实践,在70多个剧目中塑造了多个个性鲜明的艺术形象。当中,最为观众熟知的当数《茶馆》中的秦仲义。

  1957年12月2日清晨,作家老舍从灯市口丹柿小院家中信步来到北京人民艺术剧院,在一间会议室里为全体演员读他新创作的剧本——《茶馆》。老舍绘声绘色的朗读,令在场的每个人都兴奋不已,蓝天野也被深深吸引了。北京人艺当场决定排演《茶馆》,大家纷纷申请角色。

  待心情平复下来,蓝天野想,这么多角色,自己能演哪一个呢?心里没底,还是先别申请了。然而,演员名单一出来,出乎他意料,由他饰演主要角色之一的秦仲义。

  能在老舍编剧、焦菊隐导演的《茶馆》中担任这么重要的角色,让蓝天野深受鼓舞。他暗下决心:一定要演好这个戏!可是,怎么塑造这位民族资本家呢?这是个离自己很遥远的人物。

  焦菊隐导演让大家先去体验生活。体验生活也是蓝天野在演出《青春》后就领悟到的一条宝贵经验。

  为了演好《茶馆》,蓝天野遍访北京城的大小茶馆,仔细观察泡在茶馆里的人;还跑到安定门城楼下,看城门洞口两旁摆摊的生意人。多方面地体验生活,让他对老北京的风土人情有了更深了解。在朋友们的介绍下,他又接触了一些曾经的民族资本家。就这样,秦仲义的形象在他心中逐渐清晰起来。

  进入排练场,焦菊隐导演要求演员们根据近期体验生活所得进行小品练习。第一幕中,童超饰演的庞太监一上场,就与蓝天野饰演的秦仲义有一番明里暗里的唇枪舌剑。童超和蓝天野一致认为,两人应该以往就有私人过节。为了明确这条背景线,蓝天野构思了一段表现人物关系的小品——

  秦仲义叫人物色到一只出色的鹌鹑,恰巧被庞太监看见了,他也想要。秦仲义不肯让,还故意抬高了价钱。刘麻子在中间说和,双方仍争执不下。庞太监最终因财力不济败下阵来。两人因此结下梁子。

  蓝天野想起体验生活时接触到的一位民族资本家,其实对这些玩物并不喜欢,只是为了排场。于是他心念一转,没有按原计划结束小品,转而吩咐道:“去,把它送给庞老爷。”

  饰演庞太监的童超也心思转得飞快。刚失了面子,又遭此羞辱,庞太监恼羞成怒,咬牙喝道:“拿到后厨,给我炸了下酒吃!”

  秦仲义淡淡地冷笑回敬:“庞老爷,您好雅兴!”

  即兴碰撞,让这段小品成为北京人艺排练厅里的一段佳话,激发了剧组里其他演员的创作热情,也让蓝天野触摸到了人物的“魂”。以此为基础,秦仲义和庞太监那段剑拔弩张的对手戏,在第一幕中大放光彩。

  1958年3月,《茶馆》首演,反响热烈。蓝天野塑造的秦仲义在裕泰茶馆门口一亮相,便博得满堂彩。

  从1958年首演至1992年,蓝天野共参与《茶馆》演出374场。他不断丰富调整自己的创作,灵活使用表演技巧,使得秦仲义这一人物形象成为中国话剧史上的经典。

  “戏剧必须打动人,能引起人们的思考。”蓝天野说,这是他一生的追求。

  四

  回首如何走上戏剧道路,蓝天野曾感慨地说:“当时真没有想到,我会一辈子从事戏剧事业。但我很肯定,党怎么决定,我就怎么做,党让我干什么,我就干什么。”自放下画笔投身戏剧事业,从演剧二队、华北大学文工二团、中央戏剧学院话剧团到北京人民艺术剧院,一路走来,无论是做演员、当导演,还是从事教学,蓝天野都尽心竭力,不仅在舞台上塑造了众多经典人物形象,导演了一系列优秀剧目,还发掘和培养了一大批文艺界人才,为中国话剧艺术的繁荣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。

  2011年春天,北京人艺食堂一片欢声笑语,院领导正在请蓝天野、朱旭两家吃饭。时任院长张和平开门见山:“为庆祝建党90周年,院里决定排一出具有北京人艺风格的《家》。”蓝天野点头称好,重排经典剧目、传承北京人艺风格是大事。他以为剧院想听听老艺术家们的意见,岂料张院长话锋一转:“请天野和朱旭二老在戏里演个角色。”

  上台演戏?已入耄耋之年,演得动吗?记忆力早已衰退,记得住台词吗?蓝天野犹豫了。虽然一直心系北京人艺的发展,也经常为年轻演员讲课,可19年未登台演戏了,现在又正在筹办自己的第三次个人画展,能有充沛的精力演戏吗?

  蓝天野想起,1984年,他曾为刚毕业的北京人艺1981年演员训练班排演过《家》,正是通过新老演员同台搭戏的方式,让一批青年演员迅速成长起来。时光流转,现在《家》需要他,北京人艺这个“家”也需要他,他怎能缺席呢?

  蓝天野如约出现在《家》剧组,更令大家惊讶的是,他决定突破自我,扮演反面人物冯乐山。他向剧院表示:“如果演不好,请导演随时把我换下来。”

  毫无疑问,《家》中的冯乐山是个坏人,但蓝天野认为,不能单纯去演他的“坏”,在揭露人物丑恶心灵的同时,还得让观众获得艺术上的享受。他饰演的冯乐山第一幕出场时,潇洒风流的名士形象就体现得淋漓尽致。只见他手中拿着一束诗稿,口中评价着:“嗯,嗯,我就爱它一片潇洒,一片灵气……”风雅中带着一丝倨傲。

  按剧本提示,他手中所持诗稿为高老太爷所作。为了增添人物的真实感,更好地表现人物关系,蓝天野揣摩高老太爷的心意语气,以他的身份作出《归巢》《乞梦》等数篇诗词,并认真地题写在洒金的书笺上,作为道具在舞台上配合演出。“观众看不见这些,但我自己拿着,在台上更多些真实自信。”正如蓝天野经常对年轻演员们说的一句话:“搞艺术不要将就,要讲究。”他用自己深厚的文学、美术素养,对艺术的极致追求,塑造出一个个有血有肉的人物形象。

  那些日子,84岁的蓝天野每天都按时来到排练厅,直到晚上10点多钟全体排练结束后才离开。有一天,他排练完下场时不小心绊了一跤,从一米高的台上摔下来,导致手指骨折,周围的人都吓坏了。蓝天野忍痛起身,第一句话却是:“对不住,让各位受惊了。”大家以为他得好好休养一阵,不料第二天,当演员们推开排练厅的大门,惊讶地看见他们的“蓝爷爷”已经坐在那里。那一刻,大家真正理解了一直高悬在北京人艺排练厅里的那4个大字——“戏比天大”。

  蓝天野全身心投入到排练中。虽然已经导演过《家》,对剧中的每一个人物都很熟悉,他却并未因此而松懈。他认为表演不能千篇一律,不要描别人的模子,也不要重复自己,每次表演都要有独创性。“要是大册子还在就好了!”他想。大册子是他存放人物形象的一本图册,里面是他从艺以来收集的近千张各式各样的图片资料,有老照片,有报纸上剪下来的图片,也有他画的人物速写。每遇新戏,他都会从里面去寻找灵感。可惜这本陪伴了他几十年的大册子被人借走后再未归还。然而心中的积累仍在,经过对角色的反复琢磨,他设计了长髯飘胸、发须相连,身穿一袭呢料长袍,袖口挽成月牙形,头戴椭圆形黑丝绒帽,手拿方竹手杖的人物造型。

  蓝天野自幼学画,又曾师从李苦禅、许麟庐,深厚的美术造诣为他的舞台创作提供了充足的养分,也让他对化妆造型格外精益求精。他认为这是演员塑造人物的一个重要部分。“这么多年演出,我都是自己化妆,而且当年还给剧组里别人化妆。最多的时候,一次给30个演员化过妆!”蓝天野笑谈,经他亲手点缀过的人物总能显露出鲜明的人物特征。

  《家》四代同台的演出成为当年戏剧界的一大盛事,蓝天野重返舞台令观众兴奋不已,没买到票的观众都深以为憾。2020年,北京人艺为纪念曹禺诞辰110周年再度演出《家》。令观众意外的是,93岁的蓝天野依然参与其中并连续演出11场。“很多观众听说这次演出有我,都很期待。我不想让大家失望,所以坚持每场都上,感谢大家的厚爱。”蓝天野的话语中饱含着对观众最真诚的敬意。

  自84岁重返话剧舞台以来,蓝天野陆续演出《家》《甲子园》《冬之旅》,并导演了《吴王金戈越王剑》《贵妇还乡》《大讼师》,发掘、起用了一批年轻演员,使他们的表演艺术水平有了显著提高。

  即便在病中,蓝天野也一直牵挂着剧院的事业发展。今年恰逢北京人艺建院70周年,虽然蓝天野已经病得无法出门,他的心里却还惦记着:“有什么需要我做的,一定要告诉我。”这位老党员在生命的最后时刻,仍努力地为戏剧事业发挥着光和热。

  2022年6月8日,“七一勋章”获得者蓝天野走了,彻底告别了他为之奋斗一生的人民文艺事业。3天后,在“向戏剧致敬——北京人民艺术剧院建院70周年纪念演出”中,当蓝天野曾经的演出视频片段出现在曹禺剧场的舞台上时,台前幕后,大家深深地怀念着这位德艺双馨的艺术家。

  他所留下的精神养分,将滋养一代代的戏剧人!

  杨 琳

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

上一篇 下一篇


  • 用户名:
  • 密码:
  • 验证码:
  • 匿名发表